芭乐视屏app安卓黄

浦杰已经完懵了头,他打开那个视频耐心看了一遍,如果置换到一个旁观者的视角,看过昨天金梓的道歉直播的话,两厢对比,肯定会满肚子怒气呼呼呼地往外冒。

本来就因为金梓的嚣张道歉而愤怒无比的粉丝们,这还不气得把桌子掀了!

“这是搞毛?”他放下手机,“把恶劣的偷情事件加上炒作的猛料,都焦黑了就舒服了?”

卞思蕾轻声说:“我倒是隐约猜到了大金子的打算。如果这一切最后都被定性为炒作,男女主角的形象,其实就算是保住了。剧组的声誉虽然因此受了打击,但说实话,这种剧大家就是奔着男一女一来的,保住这两个基本盘,就不怕没有收视率和广告。而且,不管是黑是吹,总归是出现在大家视野里了。最流行炒绯闻的时候,很多狗仔都算是剧组的关系户了。”

浦杰皱着眉考虑了一会儿,所以,这里面的洗地逻辑是被发现了真相a,于是制造一个假象b,漏出破绽被人发现假象b,进而去怀疑真相a?

“这事儿你跟薛安负责跟进吧。”他摇了摇头,觉得有点头大,“我要忙俱乐部那边的事,再有什么大情况,及时让我知道就好。这两天帮忙管理金梓的帐号,辛苦你了。”

卞思蕾摇摇头,说:“大金子既没有让我关评论也没有让我删骂人的话,她……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心脏。我也就只是看看,给她整理出大致的反馈趋势而已。”

“力配合她。我很想看看,她这把火到底要玩到怎么个程度。”

当天晚上,剧组方面发出了一个澄清说明,漏洞百出满身破绽,俩小时不到就被喷了几千条,体无完肤。不会放过一切热点的段子手们纷纷出马,眼看着这剧组就要成为炒作能力基本单位,从今以后活在网络度量衡中。

星期二,事态进一步发展。

大量参与进来的八卦群众很快找到了新的线索,知情人爆出了男主角跟金梓在酒店走廊争执吵架的照片,镜头里金梓很明显故意看向了拍摄者的方向。

男主角的粉丝拿到证据,怒火万丈开始喷剧组喷金梓喷当初骂过男主角人渣的观众。

纯白头纱漂亮蕾丝美眉明眸皓齿清新养眼图片

女一号眼见已经洗白,粉丝更是火力开,一副要用唾沫星子给剧组和金梓灌个游泳池的架势。

男主老婆的粉丝和围观群众纷纷开启了看戏模式,笑呵呵编段子吃瓜籽偶尔下场啐上一口唾沫。

感觉所有参与者,都得到了精神和**上的愉悦。

这破电视剧拍出来都未必能有同等级的效果。

可金梓呢?她最后能得到什么?

就算男女主角感激她舍身挡枪,剧组感激她把危机炒作成一波流量,可之后呢?背着这一身骂一地黑子,说举步维艰怕都是轻的了吧?

等卞思蕾一走,浦杰还是忍不住给金梓打过去了电话。

“大金子,你是不是疯了?你知不知道现在连联系工作的邮箱里都是骂你的邮件,你背这么大一口黑锅,以后不打算在演艺圈混了吗?”尽量克制着胸中的怒气,他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金梓带着一丝笑意道:“有什么关系啊,浦总,我本来的打算,也不是在演艺圈里混一混赚点钱,对不对?我需要的是角色,只要是能让我尽情去表演,去塑造,去展现的角色,拿到得越多越好。名声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有意义吗?真要有去玩什么人设的打算,这些照片我就换一种思路去解决了。”

“名声不好,会有人敢找你拍戏吗?就不怕黑粉冒出来抵制?你这辈子都不打算演女主角了?”

“浦总,你觉得……是背个炒作的骂名好呢,还是背个走到哪儿睡到哪儿的骂名好呢?”金梓自嘲般笑了一声,道,“我要是不把后面这个洗掉,才是真没人敢再跟我合作了呢。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

“你……”浦杰忍了一下,换了一个比较温和的说法,“你就不能不这样去争取角色吗?这是个隐患,迟早要给你惹麻烦的啊。”

“其实我已经很小心了,以后会更小心的。放心吧。”金梓听起来没有任何打算悔改的意思,“等到有的是片约找上门的时候,我当然不会再这么干。你真当那些圈里人器大活好吗?说真的,到现在我所有的**是装出来的,烦得要命。浦总,你这么能干,改天安慰安慰我?”

“没门。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

“别这样嘛,”她故意发了个嗲,“就当员工福利不好吗?”

“我只发奖金。”他考虑了一下,结束了谈话,“就这样吧,你自己心里有谱就好。我忙别的,先挂了。”

想了又想,浦杰还是喜欢不起来金梓这样的人。

幸好,他不需要也不能喜欢。

收拾了一下,他去对面探望了一下薛超的伤情。

薛超脚上打着石膏,人却没有休息,在体能师的指导下,在健身房内做安的力量训练。

他练得很认真,完没注意到窗外浦杰在看。

看着他脸上一颗颗滚落的汗珠,浦杰的心情总算愉快了不少。

还是足球好啊……他扭头往回走去,心中有些感慨地想,娱乐圈这个大酱缸,他还是踏足得太早了。

他走到师专门口,没想到迎面碰到了裴乐和裴冬,按这会儿的时间,这俩应该一个在上班,一个在上学才对。

一眼也望见了他,裴乐明显远远低叫了一句不好,转身就想跑。

浦杰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地大步追过去,“站住,裴乐,我看见你了,躲什么躲,那小冬青藏得住你么!”

“我……我手头没什么事,过来看看薛超恢复得怎么样。”裴乐嘿嘿笑着走了出来,跟玩老鹰捉小鸡一样挡着背后的裴冬。

“你手头没什么事,裴冬呢?今天学校不放假吧?她怎么会在这儿?”

“我帮她请了个小假,”裴乐挠了挠头,“我声音成熟嘛,装一下家长问题又不大。她就来看看,耽误一节课而已,看完我就打车送她回去。她昨天就没来成,快急死了。”

浦杰看一眼探出头的裴冬,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确已经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莫名想起了当初被刺住院时,看到的郑馨和方彤彤的眼神,他心里酸酸的甜了一下,苦笑着摇了摇头,挥挥手道:“算了,赶紧进去吧。不过别打扰他训练,他的未来靠足球了,希望你们明白。”

没想到这次接话的是裴冬,那个年纪不大的小女生用充满决心的口气说:“我知道,我一定会让他更加刻苦努力地训练,我希望他能变成好厉害好厉害的球星,哪怕没时间陪我都没关系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