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播放器成年

反派通常死于话多。

所以浦杰定了定神,决定尽量引诱张伟超多说点话,否则这混小子直接对着下面开枪,他就是能护住自己,也不一定护得住郑馨。

“老超,我知道你绑架叔叔阿姨不是为了钱,其实是为了我,那我现在来了,你满意了吧?”他摁下兜里的手机开始录音,双眼紧盯着张伟超的双手,提高声音说,“是不是可以放人了?绑架罪的罪名可不轻,你就是不为自己,也想想这些跟你卖命的兄弟。”

张伟超哈哈大笑起来,“跟我卖命?这里可没谁是跟我卖命的,都是为了要你的小命换钱而已。绑架罪……哈哈哈哈,老子连杀人罪都准备犯了,还在乎一个绑架罪?姓浦的,你身手不是牛逼吗?可惜,老子不跟你打,也不给你机会打我,你乖乖听话,我保证你的妞和你妞的爹妈活着滚蛋,呐,叫你的妞进门,走楼梯上来,来我这儿。”

另一间屋里有人似乎喊了句什么,他一扭头吼道:“给我闭嘴,白鸭子!看好那两口子,他们再哼哼你就冲他们脸上撒尿!妈的!”

郑馨握紧的双手剧烈地颤抖起来,扭脸看着浦杰,噙着眼泪摇了摇头。

浦杰故意挑衅一样地说,“算了吧,就凭这帮肚子上有赘肉的废物,让他们多来十个八个,也打不死我。你不用叫郑馨上去,我不还手就是,你叫他们赶紧来吧。”

“少来这套,叫你的妞上来,我数十下,不然我马上一枪先崩了她爹。”张伟超探头出来望着下面,嘴唇颤动着说道,过于亢奋的缘故,几点白沫从他的嘴里翻出来,挂在了唇角。

郑馨只好双手抱在身前,无奈地跑了进去。

事态好像在往麻烦的方向发展,浦杰紧张地握住拳头,往院子里走了几步,高声说:“这下行了吧?怂货,叫你的人来吧,看看到底能不能打死我!”

张伟超看着郑馨上来,一伸手就把她拉到自己身前,跟着马上端起枪瞄住了下面,“老子先废你一条腿!”

但这时旁边一个壮汉已经忍耐不住,叫骂着扑了上来,“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?就是泰森老子也他妈能打死!”

北影新一代校花妹妹

跟着,一记凶狠的重拳就砸到了浦杰的脸颊上。

他闷哼一声,顺势往旁边倒下,不光是为了消解一部分冲击力,也是为了让明显不太会用枪的张伟超来不及追着瞄准。

其他几个大汉也马上跟了过来,“老超,你看着,看我们活活打死他!臭逼玩意,还真当自己是铝合金的了!”

浦杰陷入到一片拳脚之中,但这样反倒安了许多,他小心的用手臂保护住头,绷紧腰腹肌肉承受其他攻击,忍耐着等待可以反击的时刻到来。

他知道,张伟超犯了一个错误,他把郑馨控制得太近了。

那种距离下,鸟枪的长度并不方便射击,身上有防刺马甲和电棒的郑馨反而会有一定的安优势。

关键是,要确保郑家夫妇的安。

“让开,用这个砸!”大概是挥拳踢腿费了不少力气发现没什么效果,一个混子转身到院子角落抓来了一根锈迹斑斑的钢管,像是从水暖系统上拆下来的,“我他妈就不信这小子的骨头比这个还硬!”

浦杰暗叫一声不好,这个要不反抗还是硬扛,就算骨头不断,也够他受的。

这时,他一直等待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——哐啷!

那是有人破窗而入的声音!

所有人的动作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脆响而产生了一刹那的呆滞,浦杰毫不犹豫双手一撑起来,大喊:“郑馨,双手抓住枪身!”

他根本顾不上去看郑馨有没有听话行动,而是第一时间一记飞膝把拿铁管过来的那货磕晕,劈手夺过武器,反手一扫敲断了一条胳膊,接着吼道:“进来帮忙!”

不等话音落地,他丢出铁管砸倒一个追来的,扭身冲进门去,快步抢上楼梯,三两步一层,眨眼间就爬上三楼。

郑馨果然用双手死死抓住了那杆鸟枪就是不撒,脸上挨了张伟超几拳,面颊肿了一块,鼻子也在往下流血,但她紧咬着牙关,用尽力就只是紧紧握住。

“你他妈给我去死吧!”这段时间的积郁在郑馨鼻青脸肿的模样前部爆发成冲冠怒气,他一个箭步冲去,飞起一脚踢向张伟超的脑袋。

但这时旁边一个浦杰没注意到的壮汉一头冲了上来,拦腰抱住他滚倒在地,大喊:“老超!你他娘的怎么连个妞都对付不了!”

张伟超气急败坏,突然一脚蹬在窗台下的墙上,带着郑馨往后猛地退开几步。

郑馨猝不及防,身体顿时失去平衡,就记得双手死死抓住枪杆,反而被带得摔了一跤,颇为狼狈地倒在地上。

他一脚踢在郑馨手肘,跟着用力一扭,硬是把枪瞄住了浦杰那边,怒吼:“赶紧滚开,让我崩了他!”

浦杰哪里肯让扑来的活肉盾就这么逃掉,他一肘顶出正中那人心口,拧身一搂把那小子抱紧,提膝撞在胯下,鸟破蛋碎,顿时废掉了部抵抗的力量。

他抓起那人,就要抛去张伟超身上。

可就在这时,屋墙外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串长声惨叫,听起来颇为耳熟,竟像是连晓柏,隔壁屋里,隐约还传来了郑馨母亲一声惊慌的尖叫。

跟着,门开了,一个救人的帮手冲出来惊慌地说:“那阿姨把看守的小子推到窗外去了!”

旋即,浦杰突然感觉到一阵熟悉的眩晕袭击了他,他的手臂短暂的脱力,原本抓着的那人也手上一松掉在地上。

马甲消失了……连晓柏……死了?

那他……这次随机抽取了谁的气运?

根本来不及细想,张伟超瞪着通红的眼,对准他用力扣下了扳机。

砰!

他本能地抬手挡了一下脸,一股火辣辣的刺痛瞬间从手臂下沿传来,胸口好像被小铁锤狠狠敲了一下,砸得他呼吸一窒,踉跄后退了两步,一阵头晕耳鸣,噗通坐在了地上。

耳边就在这一刻,响起了投影恶魔呢喃般的声音:“提醒技能发动,此次自然消失马甲的选取目标为,郑馨。”

这时,头昏脑涨的浦杰听到了郑馨撕心裂肺地一声愤怒尖叫。

她应该是以为浦杰头面中枪,怒火瞬间焚烧掉了所有理智,她松开手,掏出怀里的电棒,也忘了摁下开关,挥舞着劈头盖脸砸向张伟超,伴随着泣血般凄厉的哀号:“你去死!你给我去死!浦哥!你把我的浦哥还给我!你去死!你去死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头上挨了几下,枪也被砸掉在地上,张伟超扭头看到郑馨父母都已经被人保护着走出了被囚禁的卧室,困兽般怒吼一声,从腰间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。

而失去理智的郑馨还在不知疲倦地砸着。

张伟超抬手护头,冲着郑馨的小腹就一刀捅了进去。

防刺马甲似乎起到了作用,这一刀没能捅实在。

张伟超一愣,结果脑门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棍,他顿时气急,一头冲过去抱紧郑馨,挥起匕首就扎向她的脖子。

被吓到的郑馨本能地一扭,匕首偏开几寸,却还是狠狠刺入到她的锁骨附近,直至没柄……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