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13_a2241

心里毕竟还是记挂着自己的新居,饭后让浦杰回来休息,郑馨就跟薛安一起开

车去了西边的家具城,跟开心的小鸟儿一样挑选起了家居装饰。

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的模样,在那边挑选得太过认真,以至于

下午的班两人一起迟到了十多分钟。

“选好了吗?”浦杰正在沐华的桌后看她整理出的应聘人员综合简报,抬眼瞄见

郑馨带着微笑进来,抬头问道,“我都说下午让薛安放假,她还是过来了?”

“她下午约了广告公司的策划,对方有个微电影视频广告,不太需要演技,只

要有颜值就好,冯敏萱应该不成问题,薛安的意思是,看看裘雨安能不能一起塞进

去。”郑馨小心翼翼地放下肩上的名牌皮包,对这个生日礼物她一直都用得有点过

分小心,让浦杰光皱眉头,“不过床挑好了,晚上我们就可以过去住了。”

浦杰已经懒得在沐华眼前回避什么,直接笑道:“晚上不去我那儿了?要让我

独守空房么?”

与你一起的时光室内居家少女治愈养眼写真

郑馨脸上一红,轻声说:“那……那就让薛安先过去住,我还陪你。”

看沐华的表情有些尴尬,浦杰起来走进里间,不再谈私事,专心审视孙思雅和

沐华联合初筛的第一批名单。

人力管理是他本行,虽然荒废了大半年,但他的知识和能力也早就不可同日而

语,一个多小时,就把七十多人的大名单削减到了二十人。

而且,他还强忍着自己的性别倾向,留下了三个男人。

那七十多个里面有二十多个男的呢,这比例不低了。

他想了想,看来沐华和孙思雅也差不多知道他的想法,才会在正常求职性别比

例的应征者中硬是扭转乾坤筛出了女性占绝对优势的大名单,给他一个把剩余雄激

素几乎斩草除根的机会。

这二十人交给孙思雅做第一步面试,本周内完成,浦杰顺便在办公室里了解了

一下人力这边的工作情况。之后部门工作压力会变大,孙思雅正好询问了一下此后

公司的社保和档案是内部招聘解决还是干脆外包出去。

目前公司员工部按照最高比例缴纳各项保险,而且公司代缴了扣除部分作为

福利,要是新招人,自然要一视同仁才行,浦杰考虑了一下,让孙思雅这次招聘后

考察一个合适的劳务公司外包出去合作。

从孙思雅那儿出来,浦杰直接去了对门,童仪和柯寄雅都去汉京忙着参与学习

数字专辑的制作,诺大的安静办公室里,就只剩下带着耳机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赵

晓珂。

他轻轻关上门走了过去,在旁边坐下,静静地看着她。

也许是屋里空调温度开得有些高,她的额头泛着一层潮气,眼睛专注地随着屏

幕上的字符移动,手指飞快地敲打一阵,就倒回去把新打出的一段默读一样地仔细

修改一番。

他看了几段,那应该是《神话纪元》专辑中对应歌曲的文案,貌似是描写神

话时代为了抢夺造物主之名而发生的残酷争斗。

安安静静地等了十几分钟,同样是写作者,浦杰深知思路被打断的痛苦以及赵

晓珂戴上隔噪耳机工作的原因,看到她把这一大段暂时收尾,打开另一个软件开始

填补后续细纲,他才笑了笑,伸手轻轻敲了一下桌面。

赵晓珂一怔,扭头看到他正笑吟吟看着自己,啊哟一声,赶忙摘掉耳机,问:

“浦学长,你来多久了?怎么不叫我。”

“看你写得正顺,知道那会儿打扰你可是死罪,就等了一下。”浦杰笑着指了指

门,“你这么专心还戴着耳机,不锁门多危险啊。”

“在公司怎么会危险。”她顺手保存了一下文稿,问,“有什么事吗?最近你难

得过来一趟。”

“一个是忙,一个是应该给你创作自由嘛。”他随便敷衍了一个借口,当然不能

直说自己心态的变化,“正好最近我推荐了一个编辑找你,就来问问你的意思。”

“哦,你说那个ip向的定制啊,”赵晓珂恍然大悟,微笑道,“我接下来

了,不过那个和公司关系不大,我就放在晚上在家的时候写了。毕竟那个是授权

给对方,公司分不到好处。”

“不用这么公私分明的。”

她推了推眼镜,柔声说:“还是公私分明的好,大家心里都好过。”

“最近一下子要写四本东西,累吗?”

她似乎因他的关切口气而有些错愕,但很快就用微笑的表情掩饰下去,“不

会,我喜欢写故事,能写着故事赚钱,一直是我的梦想。我就是以为编辑跟坐班写

手差不多是一回事,才跳进了报社的火坑,现在终于解放了,正是工作热情高涨的

时候呢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浦杰想了想,突然不知道话题该怎么继续下去,曾经和赵晓珂之间

近乎于肩并肩的距离,不知不觉竟然拉大到了助跑跳也接近不了的程度,“有什么

需要帮助的地方,记得告诉我。”

“我能解决的。”赵晓珂微微一笑,轻声说,“你这么忙,我会尽量不麻烦你。”

“还好吧,我的事都是一阵一阵的,忙过那下子就好了。”

她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我说的可不只是公事。浦学长,毕竟,你可不像我这

么公私分明,不是吗?”

“那倒是。”浦杰很坦诚地承认,“对我来说,公事私事,都是我的事。那你

忙,我收拾收拾,准备早退帮薛安新家买家具去了。”

赵晓珂望着他,笑道:“这种忙也在你的帮手范围内啊?”

“在。”他也笑着回答,“所以我说了,公事私事,都是我的事。整个公司像个

大家庭一样,多好。”

赵晓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轻声说:“好吧,那我继续干活了。”

浦杰略感惆怅地站起,扭头看了赵晓珂几眼,突然颇为怀念曾经她喝醉那晚,

眼神迷离面色潮红的模样,兴许,以后都再也看不到了吧。

回办公室把今天的工作收尾,他给薛安打了个电话,说带郑馨一起过去,和她

一起等送家具的来,安置好新买的床,确认没事再走。

不然让她自己在家迎门,浦杰着实有些不太放心。

下楼上车才开出两个路口,黄凯就把电话打了过来,还打给了他的私人号。

“凯哥,怎么了?什么事儿压着下班的点儿打电话?不能明天吗?”

“老浦,三河城那边的制服组看完咱们之前的比赛录像和一些训练资料,他们

认为,王栋在和路奇峰、任倪配合的时候,发挥会比状态好的时候还要强一些,他

们对这个后场组合很感兴趣,准备让他们在艾罗纳聚首。你的意思呢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