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63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赵墨初背对着他,并未发现身后有人。

楼上的酒席还在继续,正是热闹的时候,而地下停车场人烟稀少,赵墨初说话的声音,也格外的清晰。

“叶淑薇也在?角色还没定是吧?”

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,赵墨初连连点头。

“嗯,答应他们,明晚我会赴约。”

赵墨初已经走到了车子前,但是没有上去,大概是喝多了几杯,靠着车上休息,继续通电话。

“抢?就算是抢了又如何?这个角色,我还真的要定了。”赵墨初微微低着头,虽然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,但此刻的声音,却比先前冷了几分。

“按照我的安排行事就可以了,回头再说吧,我挂了。”

先前喝的虽然是浓度不算高的红酒,但是这会儿也有点上脑,估计得到车里休息几个小时,散散酒味才行了。

赵墨初摁掉通话,将手机塞到口袋里,刚准备拉开车门,眼角的余光便瞥见一人。

一身冷硬的黑色西装,修长的身影,俊美的五官。

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

对面那个男人英朗的线条和面容,慢慢映入眼帘。

赵墨初的动作一顿,已经看清了那个人,竟然是她的前夫。

刚才就坐在她旁边的男人。

倏地一下,她勾唇笑了,也不急于上车。

应该是听到她的对话,顾辰言疏离的脸上带着一丝反感。

那种表情,在赵墨初看来,其实是一种厌恶。

“顾先生在这里站了多久了?”她倚着车身,声音娇柔地问起。

而顾辰言,也听到了她先前的话才是吧?

否则,无端端那张冷脸露出这般表情做什么?

“有事?”顾辰言扯了扯嘴角,不冷不热地问。

他确实听到了一些,尤其是那一句抢了又如何。

“说呢?在后面听别人电话,不是君子所为吧?”赵墨初眉头一挑,有些挑衅地问。

“我不是君子。”顾辰言心平气和地看着她,语气淡淡。

“再者,的声音整个停车场都可听见,我光明正大的听,有问题?”顾辰言的语气不疾不徐地反问。

赵墨初被他倒打一耙,俏脸微微变色。

这个死男人!

赵墨初板着脸拉开车门上去了,将顾辰言扔在外面,“嘭”的一下把车门关上。

几年不见,这个男人的嘴巴,依旧说不出什么好话,赵墨初暗恼地想。

———

紧跟时代潮流的徐老太太,在盛大而隆重的满月宴之后,也很关注着媒体的反应。

果然不出她所料,宋唯一私生女的身份出来之后,网民的语气更酸了,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,气得老太太一天没吃饭。

到了晚上,她将特地从洛杉矶回来参加满月宴的儿子叫来。

“妈,什么事?”徐子靳面无表情地问老太太。

“啪”的一下,老太太扔下手里的平板,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“这些污蔑简直太可恨,也去帮我雇一群水军,黑他们回来。”老太太绷着脸要求,简直是气煞她也,看不下去了!

若以前她不知道,也就罢了,现在又刚好撞到了老太太的枪口……

她徐灵芝的外孙女,竟然被这般污蔑。

徐子靳不知道老太太到底在说什么,不过能听到水军这词汇,感觉母亲在国内词汇量更加丰富了,不,是网络词汇。

“什么水军?”徐子靳又没有盯着网上的新闻看,自然不知道老太太这无厘头的要求来自于哪里。

老太太被儿子一问,抿着嘴没吱声。

又觉得那样的评论被儿子看到不妥。

于是,又咬紧牙关不开口。

这个异常的举动,叫徐子靳无语。

很快,他的目光锁定被母亲扔到沙发上的平板。

徐子靳迈开长腿,走了过去,刚刚拿起来,老太太在身后哎哎哎的叫。

对此,徐子靳不置可否。

屏幕上的页面正好是新闻页,而徐子靳只消一眼,就知道老太太发脾气的原因了。

“听听,这外甥女都被污蔑成什么样子了?外人只道唯一以私生女的身份加入裴家,名副其实的高攀。也不想想,我们徐家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老太太不是高调的人,但是觉得这事自己的外孙女太吃亏。

徐子靳默默看了老太太一眼,顺便将平板放下。

“哎,子靳,这是什么反应?”被他看到了,老太太索性继续要求买水军。

徐子靳扯了扯嘴皮子,“下周A市分公司这边有个董事会要开,让唯一准时出席就可以了。”

“董事会不一直是在忙吗?怎么……”徐老太太话说到一半,戛然而止。

眼底露出微微喜悦的眼神,似乎猜测到了徐子靳的用意。

对此,徐子靳转身默默离开。

“哎呀,这个主意好,这个好。”身后,徐老太太兴奋的声音不停传来。

徐子靳“……”

于是,老太太开始心心念念的盼望,准备好好扬眉吐气一番。

她原本想着,亮出宋唯一徐家唯一外孙女的身份,好打一打那些人的脸。

不够这个相比起徐氏的董事,似乎又小巫见大巫了。

“对了,妈。”徐子靳似乎想起什么,脚步又折了回来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老太太心情不错,笑眯眯地问。

徐子靳目光平静地跟母亲对视,“我定了明天早上九点钟的机票。”

咧着嘴笑的徐老太太立马停下,“明天早上?至于这么赶吗?”

要知道,徐子靳昨晚凌晨才到,这架势,在国内竟然呆的不到两天。

“走不开。”徐子靳的解释言简意赅。

而徐老太太,自然看不出儿子平静的表象下,其实早就归心似箭了。

“真的这么忙吗?的伤还没有痊愈呢,实在是不行的话,我让爸回去……”

“别,们这个年纪,就别瞎折腾了。公司的事我可以搞定,唯一的孩子还小,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。”

“这个说是这么说,不过裴家也不缺人手。儿子,也有些日子没见上了,要不我回去帮看着豆芽?”老太太提议。

说来惭愧,这个领养而来的孙子,她似乎有点忽视了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