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39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夏以宁没有多想,看在口红的份上也答应得很痛快。“好呀,去哪里?”

很快,她就知道了。

夏悦晴直接拉着她从商场走出来,并且,一边走,一边观察四周。

视线中,并没有看到什么紧跟自己的人。

走到商场外面,她拦了一辆出租车,拉着夏以宁一起上去。

“还要坐车?到底是去哪里?”夏以宁一脸懵逼,她以为只是去吃个饭而已。

过了几分钟,车子在一间医院的大门口停下。

夏悦晴付了车费,而后知后觉的夏以宁,似乎这才反应过来。

不知为何,她有点不安,小心翼翼地问:“来医院做什么?产检吗?”

夏悦晴抬头,看着医院的大门,浑身有些冷。

“先进去再说吧。”

青春靓丽马尾少女居家写真

她打头走了进去,给自己挂了个号。

然而,并不是什么产检,而是……预约人流。

夏以宁直接吓傻了,等夏悦晴交完钱,她才反应过来。

“疯了?要拿掉孩子?”她抓着夏悦晴的手,铁青着脸质问。

夏悦晴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。

“裴逸庭知道吗?他同意了?”夏以宁连忙问。

如果知道,或者是同意,应该不可能不亲自陪着夏悦晴来。

人流虽然不是什么大手术,但他绝对不可能放心她一个人来。

“不用管这个,我已经决定了,别再劝我。”

夏悦晴紧咬着唇,眼神透出一丝坚决,两只手也紧紧地捏在一起。

“这么说,裴逸庭没有同意了?他别是不知道吧?”夏以宁说着,就要拿出手机。

但夏悦晴的动作很快,直接将她的手机抢走了。

“想跟他告密?”夏悦晴咬着牙,一字一句地问。

脸色很难看,声音也很严厉。

夏以宁打了个哆嗦,竟然有几分被吓住了。

她硬着头皮反驳:“这不是小事,别一意孤行,那可是的孩子,舍得?”

在这种事上,夏以宁算是过来人。

虽然现在跟龙青枫没有感情了,但孩子从她的体内剥离的那一刻,她记得清清楚楚,那种感觉绝望,好像她随时要死掉。

夏悦晴眼眶发红,她抓着夏以宁的肩膀,有些激动地质问:“舍得?不舍得又怎样?让她从一出生就顶着父母的不喜?”

“这……不喜欢她?”夏以宁讷讷地开口。

这根本不是重点。

她甚至都不敢跟夏以宁说,裴逸庭早就知道她和他的关系,才做出送姨妈出国的决定,才有了姨妈车祸去世的消息。

到现在,她还是舍不得这个男人。

可她做不到问心无愧,而他摆明了不会善罢甘休离婚。

所以,她只能用这种偏激的手段,逼裴逸庭做出选择。

“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,只需要知道,我不会改变主意。我跟他是肯定要离婚的,如果在心里,但凡我这个姐姐有一点点地位,我求劝别跟裴逸庭打小报告。”

没有给夏以宁反驳的机会,夏悦晴松开她,迅速走入手术室。

夏以宁在后面愣愣地看着这一幕,等夏悦晴走了,才发现她的手机也被她拿走了。

这,到底要不要跟裴逸庭说?

她犹豫了很久,最后,理智还是让她做出了选择。

她的私心是不让他们离婚,可现在的情况是,不离婚,他们也回不到过去了。

夏以宁硬着头皮在外面等,心跳却加速得厉害。

夏悦晴进到手术室,立刻被医生点了名。“夏悦晴是吧?做人流?”

她浑身一颤,下意识点了点头。

医生看了她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轻蔑,“那就别愣着了,躺到床上。”

说着,拿出仪器,灯光下,那仪器化成了一把刀。

夏悦晴死死咬着嘴唇,走了上前,躺下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手术室的大门打开,夏悦晴顶着那张惨无人色的脸,摇摇晃晃地走出来。

“夏悦晴,没事吧?”夏以宁看到这一幕,连忙起身冲过去。

下意识地扶住夏悦晴,唯恐她下一秒就要倒下。

夏悦晴抬起头,声音沙哑得厉害,眼睛也有些发红。“没事。”

看着她这样,夏以宁的心紧绷着,明明猜到了结果,还是忍不住问:“,真的将孩子拿掉了?”

几乎是这句话一出口,夏悦晴的眼泪就涌了下来。

一点点,汇聚到一起,泪流满面。“这一次,他应该彻底恨透我了。”

她生日的这一天,没有收裴逸庭给她的礼物,却送给了裴逸庭这么一份大礼。

从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,夏悦晴就知道,一会儿会迎来什么样的狂风暴雨。

夏以宁的心一沉,满脸的愁云惨雾。

“算了,想想怎么跟裴逸庭说吧,刚刚小产,需要静养,我送回去。”

回去的路上,夏悦晴靠着车窗沉默不语,夏以宁也不知道该安慰她什么,一路上都没有说话。

到了小区外面,夏悦晴清醒了一些,下车后,对夏以宁说:“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,别上来了。”

“裴逸庭在家?”夏以宁忍不住问。

在家的话,她就要考虑一下,上去不上去的问题了。

“大概在吧,今天的事谢谢了,下次我把的口红补齐。”

夏以宁听到这句话就发憷,早知道今天被夏悦晴叫出来的目的不是逛街,她打死也不敢要口红。

现在更是提起口红就害怕。“再说吧,那自己小心点。”

裴逸庭,应该不会跟夏悦晴动手吧?

带着这个祈祷,夏以宁跑得飞快。

夏悦晴回到家,发现裴逸庭并不在,应该是上班了。

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,裴逸庭自己挑选了一间餐厅,快下班的时候,给夏悦晴打了个电话。

“我已经回家了。”

电话那端,夏悦晴的声音带着奇怪的沙哑。

回家了?裴逸庭心里有些疑惑,但语言没有透露。“我知道了。”

他直接提前下班,开车回去。

“今天出去外面吃饭。”刚进门,他就对夏悦晴说。

她回过身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没什么胃口,就不去了。”

“夏悦晴,明知道今天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夏悦晴给他递了一份报告。

“这是什么……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