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23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我正认真享受工作的时候,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来,我掏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,上面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 从手机屏幕里,我看到汤贝贝正在瞅来电显示,倒是没想到她还不放心我。尴尬地冲她笑笑然后把电话接通,一个礼貌的问候结束,我问对方是谁。

   “好,我的老朋友罗阳!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。

   “是?”听到这个声音,我疑惑地坐直身体,总感觉她的声音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。

   小姨和汤贝贝被我的反应吓一跳,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,汤贝贝满脸询问地看着我。

   “罗阳,的问题让我这个老朋友很是伤心哦!”对方依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继续说道。

   我疑惑地哦了一声,接着问她:“那我有些不明白,今天给我打这个电话,有什么用意?”

   “我想跟见一面,就当做是老朋友久别重逢聚一聚。”对方笑着对我说道,接着问我,“怎么样罗阳,会来吗?”

   “我为什么要去?”我诧异地问她,实在想不出来她是谁。

   “我想会来的,不是吗?”对方很是自信地说道。

   “哦?我想听听的见解。”我和小姨对视一眼,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,让她和汤贝贝都能听到。

   青春洋溢粉红T恤少女日常街拍

   “我想,一定觉得我的声音很熟悉吧,一定会想在哪里见过我,会质疑我的身份,种种的种种,我想会选择跟我见面的!”对方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,语气重自信的意味很浓。

   我干笑两声,接着没有说话把电话挂断。

   “怎么看?”小姨抬头看我一眼,想听听我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。

   W}1首发8

   我还没说话,身后的汤贝贝推我一把,那表情幽怨的,恐怕是又误会女人和我的关系了。

   “听她的声音很熟悉,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。”我揉揉太阳穴,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记忆。

   就在这个时候,刚刚给我通电话的女人发来一条消息,给我指出一个咖啡厅,告诉我她在那里等我过去。

   她指出的那个咖啡厅确实是H市的,再次让我心里产生无数的遐想。

   短暂的沉默之后,我站起来说道:“看来只能去会一会了!”

   汤贝贝抓住我的一个衣角,冲我微微摇摇头。我捏捏她的脸蛋,给她一个放心的表情,示意她不要担心。

   小姨见我主意已定,直接拨通冷月的电话,把冷月叫到办公室来。

   冷月到位之后,小姨冲我摆摆手说道:“去吧,这下想去干什么,我们都不会管。”

   我汗颜地看一眼小姨,她还是怕我自己一个人去会出事,于是点点头带着冷月离开。汤贝贝本想追出来的,但被小姨给叫住,小姨让她帮忙处理工作,她只能压抑住情绪,坐在我的位置帮我处理一些文件。

   离开唐朝会所,我载着冷月直奔神秘女子指定的咖啡店。咖啡店离唐朝会所并不远,开车仅仅十多分钟的路程。

   走进咖啡厅,我扫一眼人群,然后掏出手机拨打那个未知号码。在我拨通号码的同时,角落有个靓丽的背影把手机贴到耳边。

   我眯着眼睛看一眼那道靓影,收起手机缓缓朝着她走过去。一向特别自来熟的我,非常自然地坐到靓影的对面。

   但是这一坐,却让我的心里掀起无限波澜,我怔怔地看着对面的身影,双拳不自觉地紧握。

   “是?”短暂的沉默之后,我看一眼对面的女人,用颤抖的声音说道。尽管岁月如何改变我们的模样,我还是一眼认出她来。

   “不错,但是在电话里面,好像没听出来是我啊,真是有些伤人。”她回头看一眼我旁边的冷月,喝一口咖啡说道。

   冷月一脸严肃,她好奇地看我一眼,不明白我和女人的关系。

   “我为什么要听出来?”我敲敲桌子反问她。

   “罗阳,这么久没见,变化蛮大的!”女人手指捏着杯子,认真地看我一眼。

   我哼了一声,接着缓缓说道:“的变化更大,没以前那么单纯。”

   “单纯?”女人看我一眼,微微捋一捋秀发说道:“时间那么乱,装纯给谁看?罗阳,并不是我变化了,是因为我本来就不单纯,恐怕是看走眼罢了!”

   “随怎么说吧!”我无奈地摊摊双手,盯着女人说道。

   女人见气氛有些沉默,说她要去趟洗手间,接着起身离开座位。

   等她离开之后,冷月微微躬身对我耳语一句,她说话的时候,我手不自觉摸到腰间的匕首上面。

   冷月自然看出我情绪不对劲,轻轻拍拍我的肩膀,如果我和那位美女曾经认识,她似乎能明白我此时的心情。

   “谢谢。”我回头看一眼逐渐变化的冷月,以前她总是对我冷冰冰的,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多说,但现在她对我改观了,不再像以前那么苛刻。

   冷月淡淡看我一眼,显然不需要我的致谢。

   女人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,我看了看她的身影,终究摇摇头叹息一声松开腰间的匕首。

   “罗阳,我听说订婚了,未婚妻很漂亮。”女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干笑着问我。

   “是有这么一回事,但好像跟没什么关系。”我淡淡地看她一眼,不明白她打听这些做什么。

   “如果我只是想祝福们呢?”女人抬头看我一眼,缓缓说道。

   “那我替我的未婚妻谢谢。”我认真地说道,如果真如她所说,我确实应该替汤贝贝谢谢她,至于我,却没那个必要。

   “看到安然无恙,我总算可以放心了。”女人仔细瞅瞅我的脸颊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   “原来也怕睡不着啊?”我直视她的目光,语气渐渐冷下来,“我还以为拿着钱,会心安理得一辈子呢!”

   “罗阳,我们不说这些好吗?”女人痛苦地揉揉额头,用祈求的语气对我说道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