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50_a2051

♂? ,,

不管日子多难熬,生活总归还要继续,对于毒牙,杨宁并没有太多的感情,尽管他可以借助至尊系统,在商店中兑换一些物品,治疗毒牙的伤势,甚至让对方断肢重生,可杨宁不会这么做。

郑玉康去了国外,说是要带着毒牙到发达国家寻求治疗的可能性,他与李玉书的谈判到底如何,杨宁也懒得去关心。

当然,上飞机的前一晚,他还邀请杨宁跟郑卓权一块吃了顿饭,席上,他将一张支票塞给杨宁,乖乖,整整一个亿,不过杨宁没收,退了回去。

“堂哥走了,杨哥,以后就得罩着我了。”郑卓权跟杨宁走在林荫道上,孙思溢一直忙着工作,何陆又一直没回来,寝室里,如今就他们两个人。

对于何陆请了半个月假,辅导员竟然很理性的给批了,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看在杨宁的面上。

郑卓权跟杨宁也问过何陆家里是不是出事了,何陆的回答自然是他爷爷身体不好,不过杨宁却从何陆的语气,听出些迟疑。

看来,何陆请假这事,怕是不简单呀。

杨宁暗暗想着,要不是不清楚何陆家在哪,说不准他跟郑卓权就要登门拜访了。

坦白说,对于这个室友,他俩还真挺担心的。

“杨哥,看,操场那边,有个好正点的美女呀。”

走着走着,忽然,郑卓权冷不丁来了句。

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

杨宁撇嘴,暗道美女见得多了,哥跟们不是一个档次的好不好?千万别用们的阅历,来考验哥的眼光,哥可是…

腹诽归腹诽,但这并不妨碍杨宁顺着郑卓权指着的方向望去,很快,杨宁就愣住了。

我勒个去,这货眼力劲还真不错呀,这次可真逮着一个美女了,无论是身材,还是长相,又或者气质,杨宁都能给出八十五以上的高分!

想想看,这妞不但有着林曼萱的姣好面容,更有着媲美东方菲儿的玲珑身段,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,她给人的感觉,没有高傲与冷漠,也没有腹黑跟古怪,更没有任性女孩的恃宠而娇,有的,只是一种让人忍不住靠近的亲和感。

杨宁注意到这个美女的眼睛,透着一种让他不可思议的灵动,仿佛她对于这个世界都充满着陌生,却又透着迷。

她是谁?

这一刻,饶是杨宁,也忍不住看呆了,就更别提一旁的郑卓权。

这货像是找着春天似的,哈喇子都快流一地,口中不时呢喃着仙女二字。

破天荒的,这次杨宁连一点鄙夷他的心思都没有,因为连他都升起一种此女‘只因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’的感慨。

“杨哥,走,过去,美女好像在画画。”

看到不少学生跑去搭讪,郑卓权立马不乐意了,刚说完,就不由分说拉着杨宁凑过去。

“美丽的赤焰红湖。”

“红色的千山万水。”

“火红的炽热!”

“学姐要的是七个字,才五个,一边凉快去!”

等杨宁跟郑卓权靠近后,耳边立刻就响起各种七字真言,不时还会出现推搡、拉扯跟争吵。

郑卓权凭借着交际技巧,立刻从一个学长嘴里打听到了信息,敢情这位学姐,正在集思广益,为她的山水画征名。

当然,画名必须七个字,最好诗情画意一些,但最重要的,就是要合情合景。

这可难为一群打算猎艳的学长们了,自打这里出了个大美女,操场踢球的人彻底没影了,穿着运动服练习田径项目的体育生,也急急忙忙跑回宿舍,甭管气温多凉,直接脱了衣裤,就开着凉水冲澡,洗去那一身汗味,然后换了身自认为得体的衣物,再次跑回操场,前前后后不到三分钟,果然不愧是玩田径的,牛!

“杨哥,文学底子扎实,要不也来一句?”郑卓权对这种附庸风雅的调调实在没啥天赋,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杨宁。

杨宁有些哭笑不得,但还是耐着性子看了眼这美女的作品。

只见白纸上,绘着一汪江水,江水中,出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倒影,但在这些青绿色泽中,却染上了一些火红,看上去,这美女想要描绘一幅森林起火的场面,不过却很巧妙的利用了江水的倒影来表达,意境确实不一样。

杨宁捏着下巴,想了想,问了句:“必须七个字?”

“当然是七个字,我是哥们,不懂就退回点,这么很挤的好不好?”一个男生不耐烦扭了扭身子,可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杨宁后,他整个人明显愣了愣。

坦白说,如今华复大学,杨宁之名更胜以往,或许史上第一高考生、新生代表、篮球天才这几个名头,足以让他被很多人熟知,但真正让这些华复学生如雷贯耳的,却是杨宁跟肖胜军的较劲,还有那传遍华复大学的录音!

“杨宁,也来了呀?”这个男生变得有些尴尬起来,确切的说,是紧张。

杨宁?

像是发现灭绝动物似的,不少学长一个个都望了过来,一开始只是好奇、惊讶跟审视,但渐渐的,就成了警惕。

眼下,能出现在这的,绝对没有同伴之说,大家怀着的目的都一样,纯粹是为了泡妞!

对于这些人警惕的眼神,杨宁看都懒得去看,他只是捏着下巴,走到这幅画面前。

“能不能借根笔?”杨宁看也不看身边这个美女,缓缓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在上面题七个字。”

题字?

好狂妄的口气!

我勒个去,这位大美女只是集思广益,这家伙就算成绩了得,可也不该这么托大吧?万一那七个字不合人家心意,不但唐突佳人,还糟蹋了人家的创作!

不过,可能是杨宁面子够大吧,在场这么多学长,愣是没一个站出来制止,只不过眼睛却死死盯着杨宁,肚子里自然也免不了各种诅咒。

“果然不愧是杨哥呀,就一个字,帅!”郑卓权一脸崇拜的看着杨宁,忽然,他猛地一瞪眼:“杨哥这是要干嘛?泡妞吗?天啊,我的女神,我连的名字都还不知道,就要投到杨哥的怀抱了?”

对于杨宁能不能泡到这位学姐,郑卓权连怀疑的想法都欠奉,因为在他看来,杨宁就是那种不出手则以,一出手绰绰有余的典型!

这是一种达到无脑境界的盲信,比虔诚的信徒见到上帝还要盲从!

当然,不少男生也跟郑卓权有着同样的想法,所以他们看到杨宁出现后,才会表现出反常的紧张跟警惕。想想那晚迎新会,想想那天新生篮球决赛上,身边那些女孩子一脸花痴的模样,他们每个人都记忆犹新。

甚至不少人,都在肚子里画圈圈,诅咒杨宁立刻被美女赶走、呵斥,或者被拒绝题字的要求。

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,这女人发出一道仿若天籁般的嗓音:“好,笔,给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