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2_a2066

叶子皓看她还在生闷气,于是笑着开解她。

“以前因为藏着不能说,为了安全,我们做了多少事,为了孩子安全,我们又为他们操了多少心?”

“小吉祥藏得最辛苦,如今天儿这么热,每天出门都要系着额带,其实我想和外祖父说,在天凉之前,不要让小吉祥出门了。”

“只是看着老人那么喜爱小吉祥,我又说不出口。如今好了,就算不立刻对外宣布你的身份,至少小吉祥可以不那么辛苦藏着了。”

“就算这消息再传出去,也不过是让别人说闲话罢了,咱们爱听不听,咱们进京以来得罪的人还少么,怕过谁呢。”

“诶……皓哥,你真是越来越嚣张了。”

叶青凰被逗笑,又叹了口气,无奈的看着叶子皓,只不过眉眼之间的愁色却是渐渐消散了。

其实皓哥说得对,一直以来她都有些心思重,想太多。

以前是不能让人知道,而将最容易被人发现的孩子藏着,如今让不让人知道,都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哥哥那边这么安排,显然已做好准备了。

他们这边一直藏得那么辛苦,并不是她见不得人,而是怕影响哥哥啊。

如今哥哥都不怕了,他们还有啥好怕的?

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

呵呵呵,真是想多了……

这么想着,叶青凰心情又好了不少,心里那份憋着的委屈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如果哥哥认为她可以胜任,那她就好好完成这个任务,也不枉他一直以来对她的不曾放弃,和找到她后的费心保护。

心情好后,想法也就没那么偏激不平了,和叶子皓又说了会儿话,突然想起一件事,恍然抓了一下叶子皓的手臂。

“皓哥,如今我和外祖家相认了,就算想再瞒些时日,也难说不会被传了出来,外面的人也罢了,家里……”

她一脸纠结地看向坐起身也正看着她的叶子皓:“至少我爹应该知道吧?”

公公婆婆回靖阳了,可以先不说,家里边小的们不用说,别人当然也不必太在意,但是爹,捡了她还将她养大的爹,岂能不说?

叶子皓明白了她的意思,点头道:“先告诉大伯比较好,也让大伯有个心理准备,但其他人,一个也不要说。”

“便是以后你以长公主的身份参加国宴,回来也能不说就不说,就算被人知道了也尽可能淡化下去,免得以后大家见了你,不知如何相处了。”

叶子皓又提醒叶青凰。

虽然他是觉得,家里这一起长大的弟弟妹妹们,应该能够适应,但现在什么都是未知的。

等消息传回叶家村时,估计要让大家激动好久了。

好在如今他们不在村里边,不用去应对大家的激动心情了。

俩人过往也未经历这种事情,这已经在考验他们的人情世故和处事应对习惯了,就算不激动,也难以维持过往的镇定。

“这会儿爹那边不知是在歇中觉,还是在算帐,也不知有没有其他人在那边,要不晚上去?”

叶青凰与叶子皓目光相视,便明白彼此心中在想什么,不由一笑,轻轻提议。

叶子皓点头,忽又道:“还是等下去吧,晚上说了,是要让大伯夜里不睡觉么。”

任谁知道了这样的消息,知道自己养大的闺女竟然有这样的来历,也会睡不着的吧。

早点说,早点适应也好。

“我去请大伯过来书房喝茶,你陪着孩子们。”

叶子皓起身时突然凑过她亲了一口,在她怔然瞪视的目光中,这才若无其事地理了下长衫,就下榻往外走。

他走后,东屋里又恢复了安静。

在他们回来后,唤了热水和茶,就让守在外头的秦李氏她们下去歇息。

平时也就算了,这种天热的日子里,中午其实是很容易犯困的。

他们在家时也没什么事儿,不必立着规矩,就是平时她们还能拿些针线活儿过来做呢。

所以这时候外面厅上没有人,只有两个丫环坐在院子里往西厢的长廊下,手里也拿着绣绷,一边绣花一边低声聊天儿。

离主屋都远,为的是不打扰主子们休息,若有吩咐,喊一声也能听见。

而叶子皓的东厢书房,除了每天早上会有两个固定小厮去打扫,其他时候是没人敢迈进一步的,哪怕书房不关门窗也不可以随便进入。

毕竟这是官家大人的书房重地,里边若是少了什么、损坏什么,可是能要人命的。叶府大半下人都是从青华州带过来的,从一开始守的就是官家规矩,至今到没有出现过逾矩或犯错的事情。

叶子皓过去竹苑时,果然就看到大伯并没有睡觉,正在敞厅那边和几个总帐房的先生在喝茶说话,说的是第二季度帐目的事情。

见他过来,叶重义便笑问:“怎么?”

“大伯这会儿得空么?”叶子皓朝起身向他行礼的几人点了点头,便问叶重义。

“嗯,没什么事儿,到我屋里去说话。”叶重义一听就知有事,便放下茶杯站起了身。

“大伯去我那儿喝茶吧。”叶子皓却道。

叶重义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也没多问,便点了头。

那几个帐房先生见状也连忙告辞。

叶重义走出敞厅交代了几个小厮几句,便同叶子皓出门往那边走去。

因为叶重义管着总帐房,因而竹苑也成了帐房重地。

但帐房先生平时并不在这边做事,只有禀报、商议或是发工钱、赏钱这些时候,才会往这边来。

帐房另有帐房的工作重地,平时还有护卫守着,闲人可不能随便乱闯。而竹苑也要有竹苑的清静。

看着大伯如何精神抖擞的模样,叶子皓心下感慨,却忍不住低声道:“大伯,可还记得当初我说过的,凰儿的家人?”

“嗯。”叶重义点头,突然反应过来地看向他,有些激动地问,“可是凰儿的家人找来了?”

“凰儿的家人远在北苍,这个不能往外说,但在京城也是有亲人在的,比如外婆家。”叶子皓继续压低了声音。

“凰儿的外婆家?”叶重义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不是说赵家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