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33_a2080

而此刻身在港城的乔风,愣愣的看着被钱龙挂断的电话,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邪笑。

“珅哥啊珅哥,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,我正愁找不到办法请钱龙帮我呢,就自己去送死了。”

乔风很激动,很开心。

他知道收服不了钱龙,所以只想和钱龙达成战略合作关系,请钱龙帮他掣肘乔家其他竞争对手。可钱龙对乔家的恨太深了,他也没办法让钱龙承认他这个哥哥,并且帮他夺取大位。

现在乔珅主动去招惹钱龙,就算钱龙依旧不答应帮他,也不重要了,以钱龙的性格,一定会和乔珅对上,并且会把乔珅折腾的寝食难安。

钱龙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,思索如何应付乔家,如今有妖刀组织这个大威胁在,他暂时不想跟乔家闹得太厉害,而且,他和乔家都属于隐江湖中人,一旦闹得太厉害,必然会惊动整个隐江湖,到那时可就不妙了。

思虑良久,他决定和张扬好好玩玩,借着张扬拖延一下时间,等灭了妖刀组织,再好好收拾掉乔家。

想明白了之后,他打车回到学校,开上自己的法拉利回到荷塘月色,正好到了晚饭时间,下车正要给司雪打电话来家里吃饭,秦展鹏开着兰博基尼呼啦啦的跑了过来。

“钱少,要的酒我给送来了!”秦展鹏下车后开心的吆喝,从车上搬下好几箱酒,是包装精美的木头箱子,单单看箱子的雕刻花纹,就知道里边的酒不是二锅头。

“哦?我看看!”钱龙一愣,当时他就那么一说,没想到秦展鹏真的送酒来了,看样子送的还不少。

“要不……去家再打开?”秦展鹏提议,他回家把医药公司的事情告诉爸爸后,爸爸狠狠的夸了他十分钟,并且拿出珍藏的最好红酒,让他给钱龙送来。

“也行,搬进来吧!”钱龙点头,却没有帮秦展鹏搬东西,独自走进院子。

清纯学生妹童真游玩外拍写真

秦展鹏撇撇嘴,人家来给送东西,最起码也要帮把手吧?不过他可不敢埋怨,颠颠的搬着一箱跟在钱龙后边,一箱也就两瓶,他不敢搬太多,毕竟这里边一瓶酒就价值连城,要是掉在地上,他能心疼死。

钱龙进屋后,见司雪正在和丁柔忙活着摘菜,这让他很不解,司雪怎么会和保姆关系这么好?

“小龙回来了,哟,有客人啊,我马上去做菜!”丁柔见钱龙回来吃晚餐,开心的站起来,见秦展鹏跟在后边,还以为来了客人,立马拿着择好的菜去厨房。

司雪认识秦展鹏,搞不懂钱龙怎么和秦展鹏关系这么好了,问道:“钱龙,们这是?”

“哦,秦少听说喜欢喝红酒,就送了几瓶过来!”钱龙随意道,悄悄冲着司雪眨了眨眼睛。

司雪瞬间就明白了,八成是钱龙又打劫秦展鹏了,不过她听说有好好酒,当即就过去拆开了箱子,心里暗暗期待,秦展鹏出手,红酒质量总不会差吧?

“这是什么酒?”钱龙蹲下来取出一瓶,很陈旧的瓶子,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“不知道,一会儿秦展鹏过来问问他吧。”司雪也不认识,不过她见秦展鹏又出去了,猜测红酒可能不止一箱。

很快,秦展鹏把五箱红酒搬进来,并没有走的意思。

“这是什么酒?”钱龙拿着之前那瓶破破烂烂的红酒问道,他总觉得秦展鹏糊弄他,这瓶酒可能也就几十块钱。

“哦,这是埃德谢克香槟,是瑞典以为潜水员在海底发现的,那是一艘一战时期被鱼雷击沉的货轮,上边有200瓶这种香槟,据说货轮是1916年被击沉的,距今已经百年了。这瓶酒是我前几年在莫斯科拍卖会上花27.5万美金买的。”秦展鹏笑眯眯的介绍道。

呃!

钱龙和司雪傻眼了!

1916年的香槟,还是在海底发现的,27.5万美金,我了个草,这哪里是香槟啊,简直就是金子钻石。

“这个还是先别喝了,留着咱们结婚喝!”钱龙赶紧放进盒子,这么名贵而且稀有的好东西,自己躲在家偷偷的喝有什么意思,应该趁着人多的时候装逼用。

“好!”司雪甜甜一笑!

可秦展鹏听到钱龙的话却蒙圈了,结婚?跟这个美女结婚?那江梓晴怎么办?我了个草,倒腾了半天,原来江梓晴就是个小三啊,不愧是海城新上任的装逼一把手,逼格果然够高。

“那个箱子里的另外一瓶和这瓶差不多,至于其他的几瓶,都比较普通,也就三万多美金一瓶而已。”秦展鹏随意道。

钱龙和司雪嘴角抽了抽,三万多美金……还而已?

卧槽,钱龙终于见识到富豪的生活了,牛逼!

“好了,麻烦秦少了,回去吧!”钱龙摆摆手,看都没看秦展鹏一眼,自顾自的打开其他的箱子,鉴赏箱子里的红酒。

“……”秦展鹏好尴尬,人家送了这么大的礼,不打算留下人家吃个便饭什么的?好吧,这货也算是装逼界最抠门的逼王了。“那行,以后想喝好久,就知会一声,再见!”

钱龙和司雪都没搭理秦展鹏,两人拿着红酒窃窃私语。

“先喝哪瓶呢?”司雪有些忙不过来。

“那两瓶先留着,我们开一瓶拉菲尝尝?这瓶比上次给我的那瓶好像高档。”司雪有些舍不得喝,可又嘴馋。

“好,就开一瓶拉菲!”钱龙拿起拉菲站起身来,见秦展鹏还站在那没走,问道:“还站在这里干嘛,等菜啊?”

“啊……那个……没事……那我先走了!”秦展鹏落荒而逃,心里暗骂钱龙抠逼,一顿饭都舍不得给人家吃,以后再要红酒,就给灌上敌敌畏,毒死!

“快开啊!”司雪压根就没搭理秦展鹏,催促钱龙开酒。

“哦!”钱龙手掌按在瓶口,然后在司雪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竟然生生用手掌把瓶塞吸了出来。打开后,献媚的递给司雪,道:“好了!”

“……怎么做到的?”司雪震惊的看着钱龙,红酒瓶塞就算用开瓶器都费劲,这家伙直接就给吸出来了?我靠,吸功大法吗?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