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1_a2051

♂? ,,

在铠甲男记忆中的冰川帝国,已经彻底消失了,如今看到的,只是陌生的人,陌生的环境罢了,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这种感觉让铠甲男相当沮丧,他本以为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里或许还有与他一样拥有皇室血脉的后裔,只可惜,这却是一个奢望。

“滚出去!”

漫步在冰川帝国的街道上,杨宁正欣赏着这座冰城的美景,但这时,耳边响起了一道咆哮。

不由忘了过去,只见一个屠夫模样的男人叉着腰,嘴角叼着根雪茄,愤怒的盯着脚下的一个男孩,这男孩看上去像是个小叫花子,衣服穿得破破烂烂的,脸上还脏兮兮的,年纪也不大,应该不到十岁,或许是长期饮食规律不佳,给人的感觉,多少有些营养不良。

“竟然还敢跑到我的地盘偷食物,不要命了吧!信不信我现在就把抓到城卫所,让城卫们把吊起来,用鞭子狠狠的抽!”

这屠夫模样的男人对这男孩相当鄙夷,语气透着点居高临下的味道。

“还想跑!”

男孩起身就想往外跑,但两个壮汉立刻狞笑的拦住了他,其中一个更是出手,将男孩给抓了起来。

“放开我!”小男孩一边挣扎一边高呼,只可惜,他的呼救并没有获得旁人的帮助,反而引起一些人的谩骂。

这些谩骂男孩的人,不少都穿着华贵,显然有点身份。

余潇潇的清雅风采

这些有钱人的加入,让屠夫男相当兴奋,伸出手,掐住了男孩的脸颊:“小崽子,没人会救这么一个穷乞丐,这个专门偷东西的小贼,我现在就把送到城卫所,让城卫所的大人们好好修理。”

男孩小脸上露出慌乱之色,挣扎的力度跟频率更大了,只可惜,他瘦小的身躯,又怎么可能反抗得了这些皮糙肉厚的壮男?

“小崽子,敢再乱动一下,我活剥了。”

屠夫男似乎很想在这些有钱人面前表现一下,立刻恶狠狠的就要出手教训男孩。

但就在这时,一只手忽然横向挡在了屠夫男面前,还没等后者反应过来,这货就失去平衡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“…我……”

面对铠甲男冰冷的目光,那个束缚着小男孩的壮男吱吱唔唔的,竟露出畏惧之色。

毕竟铠甲男的气息太强了,这个壮男甚至灵魂都在颤栗,他觉得面前这个穿着黑色铠甲的军人,一定是那种在战场上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大人物!

“放开他。”

铠甲男漠然道,语气透着命令的味道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,这壮男手一松,小男孩顺势就挣脱出来,然后马不停蹄的就想要逃跑。

“站住,我没让走。”铠甲男依旧语气漠然。

小男孩仿佛没听见似的,疯狂的朝外逃跑,铠甲男也没在意,而是阴冷的盯着脚下的屠夫男:“警告们,再让我看到们为难那个小孩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是,大人!”

屠夫男近乎哀求的应着,他发誓,眼前这个穿着铠甲的男人一定杀过人,而且,对方还敢在冰城里面杀人,若是自己稍稍犹豫,很可能就人头不保!

“无聊。”

盘虬蛇皇斜了眼铠甲男,撇撇嘴,表现出相当的不屑。

铠甲男也没要跟盘虬蛇皇闲聊扯关系的想法,只是重新归队,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在怪人的提议下,杨宁等人来到一家餐馆,人是铁饭是钢,这肚子饿了总归是要靠食物充饥的,对于食物,以怪人的胃口,那绝对是来者不拒。

“大人,就是他们!”

大概吃到一半,忽然,一群穿着铁甲的军人鱼贯而入,领头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人,腰间别着一柄阔剑,拥有着灵级实力,看上去像是队长头目,这等实力自然入不得杨宁法眼。

“是?”铠甲男眼神渐冷。

没错,正是之前那个屠夫男,在铠甲男离开后,这货是越想越生气,毕竟在一群有钱人面前丢了脸,这让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,立刻联系他在城卫所当小头目的表弟。

原本嘛,屠夫男是想去探探铠甲男的底,如果铠甲男来头很大,他就打算咽下这口恶气了,可这一打听,却从自个表弟嘴里了解到,冰川帝国根本就没有黑色铠甲这种装备,应该是其他国家的人,而这阵子也没听说有邻国来访问,他的表弟最后分析,铠甲男应该是路过的游侠,或者佣兵。

这让屠夫男立刻膨胀了,当下让他的这个表弟给城卫所的大头目香波尔送了点珠宝,这不,香波尔一高兴,就亲自带着人,来替屠夫男出恶气了。

原本嘛,香波尔也没底,所以他先是派了个人进来,发现确实不认识铠甲男后,才带着手底下的喽罗们冲进来。

“就是在本城当街行凶?很好,来人,给我把他们都抓起来,我怀疑他们是敌国派来的奸细,我…”

忽然,香波尔哑巴了,眼珠子更是瞪得大大的,脸上露出了浓郁的不可思议,以及深深的恐惧!

但他这副表情,屠夫男压根就没看到,听到香波尔这番话后,立刻尖叫起来:“抓起来,把这几个混蛋抓起来,一定要吊打,最后把他们都送上绞刑台!”

话罢,屠夫男转过头,一脸讨好道:“香波尔大人,您说对吧?”

“滚!”

屠夫男几乎是瞬间倒飞出去的,直接飞出十几米,重重的砸到地上,骨头都碎了好几根。

他毕竟只是个普通人,哪里经得起一个灵级武者的含怒一击?如今嘛,就算不死,也非得脱层皮,在床上好好躺上几个月了。

“各位大人,是我不对,我不该听信这个卑鄙小人的谗言,放心,我立刻把他逮捕!”香波尔弯着腰,满脸忐忑不安,此时此刻,他后背更是湿漉漉一片,是冷汗。

“滚吧。”怪人咬着肉,有些吐词不清的挥挥手:“别影响本大爷的胃口。”

“是是是,小人这就走。”

香波尔长出一口气的同时,也是豁然转身,高呼道:“收队!”

几乎是第一个离开餐馆的,确切的说,是近乎逃出去的!

当一口气跑到几条街外时,香波尔才气喘吁吁的转过头,望向那个餐馆的方向,此刻的他,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“幸亏老子机灵呀,该死的,咱们这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强者,乖乖,最差的那个,绝对是王级,至于另外三个,莫非是皇级?”

香波尔捂着剧烈跳动的胸口,暗道:“不行,这事一定要汇报给城主,而且恐怕还可能惊动到陛下呀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