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7_a2076

   这只是第一轮,没有当真让雪之下来个全般乐器表演,就只听雪之下拉了一首小提琴曲,即为结束,七实是无条件的给一百分满分,她不懂音律,只能听出雪之下的小提琴曲很好听,这就足够了。

   其它三位评委打分,是让人大跌眼镜,八云紫给了六十分,勉强及格,八意永琳给了五十分,不及格,蓬莱山辉夜给了五十九分,不及格,雪之下淡定的表情维持不住,眉头皱起。

   “没感情。”八云紫。

   “跟机器在拉一样,很难听。”八意永琳。

   “嘶,还好吧···”蓬莱山辉夜。

   很明显,对于这个结果,雪之下极不满意,想开口说些什么,被姐姐阳乃出声打断,一番说词后,把雪之下带下台,有请下一位。

   第二位,却是土间埋,今天她是刻意打扮成了假小子的模样,看上去就像个俊美的少年,她献上的表演是,口技。

   模仿各种物件的声音,火车,马车,还有动物的声音,一会儿像猴子一样,上蹿下跳,一会儿又像鹦鹉一样,叽叽喳喳,小埋非常放得开,无论是表情还是肢体动作,全都是那么的好看。

   这一次,八云紫她们三个给的分数要高不少,统一在九十分以上,明显是被小埋的表演给逗乐了,七实照旧是给的一百分。

   第三位选手,秋山澪,她的表演是本职的,贝斯,同样是乐器表演,秋山澪的得分比雪之下要高,就在幕后看着的雪之下面无表情,微皱的眉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连由比滨在她身边说的话,也全然没有听清。

   这次来参加选秀节目的人,多是七实认识的,不认识的终究在少数,你看像芽衣,柚子,琴吹紬,平泽唯,巴麻美,佐仓杏子,珈百璃,托尔,康娜,五更琉璃,高坂桐乃,白井黑子。

   这是第一期,第一次举办,人数不宜太多,七实就挑了这些信得过,相处过,又是对她来说,有这非凡意义的人选。

   北影新一代校花妹妹

   没有淘汰的说法,这些人七实全部都会录用,等到把这些人给带起来,成为大火的偶像,到那时,七实什么都不用做,也能有越来越强大的名气,知名度,为了能娶到阳乃,七实得把自己的身价跟筹码进行数倍,数十倍的提高,那样,才能十拿九稳,说服阳乃的爸妈,抱得老婆归。

   别看现在双方住一个屋,睡一张床,可这没有结婚,名不正言不顺的,七实总感觉不踏实,就怕阳乃哪天忽然跑了,离开她。

   似阳乃这样既聪明又漂亮的老婆可不好找啊,况且双方又是女的,阳乃不是钢铁般的直女,无疑是一件幸事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家店了,七实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,要尽最大努力的提高自己娶到阳乃的几率。

   表演一场接着一场,大家的表演五花八门,有唱歌,有跳舞,有翻跟斗,有吃东西,额,珈百璃现场表演大胃王,一口气吃下四十份夜市小吃。

   像托尔,她表演的是举重,而康娜呢,表演的是卖萌,卖萌可耻啊,但谁让人家长的就很萌呢,站在那不动都是个极品萌物,何况是主动的去卖萌,杀伤力委实太过惊人,七实余光发现辉夜公主好像流鼻血了,尽管很快就被擦去。

   也不是没有失误的,就好比柚子在表演魔术时,露馅了,当时引起笑场。

   这第一轮的表演便是到此结束,伴随着阳乃的结尾道别,告一段落,七实赶紧离开座位,跑去摄影师那,这一期节目,是要剪辑好,上传到博客里的,到目前为止,七实投入了多少钱,数都数不过来,要是失败了,呃,虽说不是自己的钱,那也很心疼的呀。

   七实在和制作人,负责人,剪辑师们讨论着这段视频的成品,那边,雪之下专门找上了八云紫,刚好八意永琳和蓬莱山辉夜也在,还没走,雪之下也不多说废话,直截了当的开门见山道;“我的小提琴演奏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 本来是有一搭没一搭在闲聊的八云紫,八意永琳,闻声,齐刷刷看向雪之下,两女都知道雪之下是阳乃的妹妹,也知道阳乃是七实的女人,因此嘛,保持了沉默,没给予回答。

   这无疑是让雪之下很气闷,如果她哪里做的不好,指出来,她还可以改过,变得更好,这样什么都不说,算怎么回事?

   “干什么呢?”正这时,阳乃来到,却是看到妹妹主动找上那三位年纪很大的人外生命,有担心妹妹会吃亏,特意过来撑场面。

   “没事!”刚刚还态度坚持,想要个说法的雪之下,这时忽然放弃,没有看姐姐,转身跑掉了。

   阳乃喊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,忍不住伤脑筋的扶额;“失礼了!我妹妹她还小,不太懂事,没有冒犯吧?”

   “哪里,不碍事的。”八云紫摆摆手,笑眯眯的道,永琳同样的表现,辉夜要复杂的多,她没有看阳乃,装作困了的样子,闭目打瞌睡。

   阳乃笑盈盈的看着这三位,轻轻点头,既没事,那便好,转身离开,到走远,拐进其它地方时,脸上的笑容消失,用手拍拍僵硬的脸。

   怎么说呢,妹妹的不好,自己说,自己去欺负没问题,被别人说出来,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更关键的是,妹妹明显很不舒服,这就让阳乃没法放下了,姐姐帮妹妹出气,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吗?而若是姐姐出不了气,那该怎么办?

   在走廊的过道处,角落凳子那,阳乃看到了妹妹抱着小提琴坐在那,在发呆的模样,挑眉,加快脚步,不是去跟妹妹说什么,而是去找的七实。

   “我问你,你是帮亲还是帮理?”

   “啊?”稀里糊涂的被阳乃带进厕所,按在马桶上,七实愣神中不知道阳乃在说啥。

   阳乃没好气的白了七实一眼,伏下身,在七实的耳朵吹气,声音软了好几分;“人家是问你,出事了以后,你是帮亲?还是帮理?”

   “呃!那个,看情况吧,我···”阳乃后退半步,笑容灿烂的看着七实,七实明显感到不妙,临时改口;“我一直是帮亲不帮理的铁杆代表!有什么事,我肯定站在亲人这边,没说的!”

   “是吗?那,我被欺负了,你要怎么做呢?”

   “什么!?哪个混蛋敢欺负你!”我艹,七实瞬间炸毛了,有她在身边,阳乃还会被人欺负,真心不能忍啊。

   看七实这么激动的样子,阳乃很开心,亲了七实一口,然后贴近耳边,低声说着悄悄话,七实的表情呢,也渐渐变的古怪,隐隐还有一滴虚汗出现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