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90_a2078

皑皑白雪。

武者可以凭借劲气抵御寒气,可是此刻白玉清依旧感觉到这一片天地寒冷的气息。

接连两天。

白玉清没有看见一个人,甚至看不见一棵树木,偶尔有飞鸟从头顶飞过,却也是极高极远。白玉清只感觉自己站在巨大的冰川之上,却不知道何时走到头。

呼。

突然,身后传来了一丝喘息的声音。

就在白玉清转身的瞬间,一头巨大的雪狼已经将白玉清扑倒在地。

三米高的雪狼,极快的速度,强装的四肢,至少有虚境的实力。白玉清甚至来不及躲避,整个人已经被比扑倒在地,身子也被压进了雪里。雪狼将白玉清压在雪中,张嘴就要咬向白玉清的脖子,就在白玉清感觉到死亡降临的时候,却听到了一侧女子呼喊的声音。

“白灵,不要杀她。”一个女子清冷开口。

雪狼的动作也哑然而止。

白玉清大口吸着气,看着雪狼从自己身上跳开,在撑起身子之后,便看见一名身穿白色绒袍、带着白色绒帽的短发少女已经站在了白玉清的面前。短发女子看着白玉清,一伸手就将白玉清从雪地里拉了起来,然后一抬手砸在了白玉清的脑后,白玉清只感觉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黑暗。

清新自然甜美诱人女神魅力写真集

白玉清只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直留存在黑暗当中,林峰的身影在脑海中出现,白色雪狼的巨口也跟着出现。当白玉清感觉到光亮存在的时候,便瞬间睁开了眼睛。

帐篷!

白玉清眨了几下眼睛,看着眼前的环境,自己在一个帐篷里。

“小姑娘,你醒了?”就在此时,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一侧出现。白玉清转过头,只见一侧火炉旁坐着一对中年男人和一个短发少女,两者似乎是父女,短发少女便是将她击晕的那个人。

白玉清见到两人,本能得靠后了一下。只是当她撞到身后巨大的白狼时,又吓得慌忙挪到了一边。

“真好笑。”短发少女笑着,又对中年男人道:“阿爹,要我看,她就是神州人的奸细。把她交给雪灵宫换点赏钱好了。”

神州人?

白玉清心中诧异,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。不过神州,似乎是内武界的称呼啊,难道这里不是内武界?也不对,应该和内武界一个世界,否则又如何叫奸细?

中年男人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小姑娘,你是神州的人吧?”

“我不是神州人”白玉清迟疑了几分,开口道:“你们知道华夏吗?我是华夏人。”

华夏。

中年男人眼神一愣,微微摇头。

短发女孩,开口道:“华夏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它靠着神州吧。”白玉清见对方没听过华夏,也不知道如何解释,直接道:“我本来是在虚妄空间的,然后出来的时候,我就在雪原上了。我走了两天,什么人都没看见,然后就遇见了你被你打晕抓回来了。”

中年男人惊讶得看着白玉清道:“你是从虚妄空间里跑出来的?你居然能够活着出来,小姑娘,你运气真好。每年虚妄空间出现的时候,我们雪族也偶尔有人不小心迷失在里面,可是从来没人活着出来。也可能有,或许和你一样到了别的地方,只是回不来了。”

对方不知道华夏,也不知道虚妄空间通往华夏。

白玉清也不知道该解释还是不该解释。

“原来你不是神州的奸细啊!”短发少女似乎感觉有些可惜,无趣得摇了摇头嘀咕道:“本来还以为能够换点雪灵丹呢。”

中年男人笑了笑,对白玉清开口道:“小姑娘,别见怪。我叫夏那日雪鹰,这是我的女儿夏那日萨仁,她得小名叫雪月。你既然迷失在雪原里,又被雪月带回来了,那先住在我们这里吧。我们夏那日族人是欢迎外来者的,当然除了神州的奸细。”

“我叫白玉清,谢谢大叔的收留。”白玉清没有其它办法,暂时只能留在这里。再则,她也明白,对方并没有完全消除对她得怀疑,这时候她想走也未必走得了。

夏那日,是一个游牧部族的姓氏。

整个部族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口,以放牧为生。

几天下来,白玉清也渐渐了解了自己所在的地方。原来,所谓的神州在这片世界也被称为中州,是这片古老世界的九州之一。而白玉清所在的位置在于中州的西北部,与澜州交接,紧邻潍海。而这里的人,自称雪族,乃是上古三十六族的后裔。

雪族一共有大小一百多个部落,除了较大的部落拥有相对肥沃的土地之外,其它小部落都以放牧鹿和羊,以及狩猎为生。而雪族的人从小出生,身体便十分强壮,五六岁普通孩子的气力便如同后天境的武者,等到长大之后,不修炼也能达到先天境武者的身体素质。不过,要突破先天,达到虚境也就是这里的凝丹境便需要修炼劲气。而雪族的人,同样也会从小修炼,加上自身的体质原因,二十岁之前突破凝丹境的并不少。

上古三十六族,都是本身拥有血脉天赋的族群,占据了神州之外的九州之地。可是,在雪族人的眼中,最强大的却依旧是神州人。

这些日子,白玉清也看见了雪原中的绿色。

雪族放养的驯鹿和绵羊会自动找寻雪中的草原,扒开积雪,啃食青草。带领着雪族小部落的人,走在安全的线路上,不会落入潍海之中。雪族的人,也会饲养雪狼作为宠物,守卫部落不被雪原上的其它野兽袭击。

“也不知道少主现在怎么样了。”白玉清看着满天的冰雪和面前的一群驯鹿以及绵羊,心里不禁叹息,不知道何时才能回中州。如果林峰还活着,必然会出现在中州蜀山,还有秦雨萌也在中州四方阁,这也是白玉清唯一可以寻找林峰的地方。

可是,白玉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天才能离开这片雪原。根据她这几天问询的情况,这片雪原距离中州人群居的地方,足有数千里,而这数千里之中,绝大多数是雪原,还有妖兽的存在,凭借白玉清现在的实力,这一路过去,很难生存下来。

“玉清姐姐,吃点东西。”雪月带着雪狼白灵来到白玉清身边,将一碗还热乎的肉汤送到了白玉清面前。

两人几天相处,关系还不错,如同姐妹。

白玉清接过肉汤,喝了一口,感觉到身上也有了一些暖意。前面的衣服都换了,换上了厚实的驯鹿皮袍,可是这雪原刺骨的寒冷,白玉清还是不适应,需要时刻用劲气抵御。

“玉清姐姐,你有男人吗?”雪月突然开口问道。

有男人?

白玉清迟疑了一下,转过头问道:“我是有男人得,雪月,你为何这么问?”

“那我明白了。”雪月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这两天,你总是发呆,一定是想男人了。还有,刚才天灼那家伙去找了我阿爹,他想拥有你。”

拥有。

白玉清瞬间瞪大了眼睛,天灼是夏那日部落的一个年轻男人,身材高大,凝丹境巅峰的实力,同时还是部落族长的侄子,在部落年轻人当中有一定的话语权,甚至还有机会成为未来的族长。这几天,白玉清早已经成为了夏那日部落议论的话题,可是白玉清没想到有人看上了他。

拥有,在雪族便是迎娶的意思。

白玉清慌忙摇头道:“我不可能嫁给她,死都不可能。”

“我阿爸暂时已经拒绝了。阿爸让我来问问你的想法。”雪月开口道:“既然你拒绝,我也会告诉天灼你的意思。玉清姐姐,你放心,你是我们家的客人,我们欢迎客人,是不会强迫客人做不愿意的事的。

白玉清点了点头,心里却感觉极为不舒服。

吃过肉汤,白玉清和雪月将驯鹿和绵羊圈好,留下了雪狼看守之后,随后两人便走向了夏那日部落的营地。

帐篷之中。

夏那日雪鹰沉着脸看着面前的玉**和几件妖兽的皮毛,对坐在对面的年轻人开口道:“夏那日天灼,你在侮辱我。如果不是看在你父亲和我的情份上,我现在就会将你赶出去。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吧,别再打扰我们了。”

“雪鹰大叔。我的聘礼还不够吗?”身穿兽皮的壮硕年轻男子拿着玉**和皮毛,开口道:“这是雪灵丹,十颗,足够让雪月突破至凝丹巅峰了。还有这些皮毛都是上等的凝丹境妖兽皮毛。我只是想跟你换一个外族女人,她对你来说,不过是一个奴隶而已。你应该知道,这些东西,在雪城可以买五个外族奴隶了。”

奴隶。

夏那日雪鹰脸色更沉了。

“夏那日天灼。”就在帐篷气氛凝重的时候,帐篷外,夏那日雪月走了进来,不屑开口道:“别忘记了,你是夏那日龙和的孙子,你的父亲是夏那日猎虎,你这么做就不怕给你的父亲和爷爷丢脸吗?我们夏那日族是好客的族群,玉清姐姐是我带回来的客人。如果我看上了你们家的客人,想收为奴隶,你的父亲夏那日猎虎也会将自己的客人卖出去吗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