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6_a2074

别墅客厅里,十二个人当中有九个昏迷,生死不知,有两个老年夫妇躺在地毯上,还算清醒,就算是这样,他俩全身抽搐,老脸扭曲,痛不堪言。

坐在他们对面是一个中年男人,戴着面具,那双眼睛如同恶狼一样,盯着眼前的猎物,是那么高高在上,那么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,好比能随时撕裂眼前十一个人。

周云凡带着欧阳玉兰她们,施展“隐遁道术”,隐身在虚空中,其实就在那个恶狼般面具男的背后。

那家伙恶恨恨地说:“陈老头,说这人是命重要,还是钱重要?们死了,名下的家产,就会成了无主产业,不知道会便宜多少人?”

“呸!我陈富荣不是吓大的?钱嘛我有的是,只不过不会给们这些豺狼!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!”原来他所在的墙角有一个隐形的报警开关,装作无意中跺了一脚,认为触发了报警器。

面具男一脸戏谑的表情,浮现在双眼里,全是猫戏鼠的样子:“老陈,我说什么好嘞?钱这个东西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何苦同自家老命过不去?触发了报警器,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?”

陈富荣突然感到自己大意了,前天明明到光华寺求过签,预言会遇难呈祥,逢凶化吉,怎么就不灵验了嘞?坏了,先前对这些歹徒所说的话太过火。

“实话对说,这栋别墅所有无线电信号,已经被干扰器屏蔽,网络和通讯线路已经被切断,今天不往这我指定的帐号里转入一百亿,休想活命!”面具男凶狠地说。

陈富荣遇事不慌,他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,遇事求稳,是他的惯性思维:“好,既然们执意要敲诈一百亿,我给还不行吗?只不过我陈家的投资项目多,手里头紧,没这么现金。”

“别跟我玩心眼耍滑头,陈家的集团公司,区区一百亿拿不出来,这话说出去,谁信?”

面具男眼睛里的戏谑之色更浓了:“如果真不往指定的帐号转进一百亿,我就当着的面,把两女儿连同儿媳一锅烩,哈哈!”

“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,我就废掉两个儿子对,有两个孙儿的根,让老陈绝后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”面具男嘴贱说出“出家人”三个字,其实这是在混淆视听。

甜美华伊沫Momo私房写真

“算狠我公司确实没这么钱,把手机递过来,我找几个朋友借一些,这样总行了吧?”陈富荣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眼神,都到这份上了,还想玩心眼。

“不行!以为我脑袋被门夹了?听从摆布?切,死鸭子还嘴硬,死到临头,还给我玩心眼,我呸!也不看看我谁?”面具男似乎要暴走,看来这家伙患有狂躁症。

站起身来,他双脚跺了几下,全身抖了抖:“没想到港城赫赫有名的陈家姐妹花,我有享用的机会,哈哈!我倒是看看陈老头干脆把钱带进棺材里去算了!”

这时候,隐身在面具男身边的周云凡,动用“密语传音”,分向发话到欧阳玉兰她们的耳朵内:“我在这里守着,们去把别墅垃圾清扫一遍,切记不留死角。”

欧阳玉兰用腹语回话:“周大哥,是不是看上了陈家的两朵金花?想上演一个英雄救美的剧情。”

“也是也不是!英雄救美还真是,却不会看上她们的姿色,我还没面具男那么贱!”周云凡回话后,置身在虚空中,挥手示意欧阳玉兰快点按照要求去办事。

就这一会儿功夫,面具男竟然当着陈富荣夫妇的面,把他宝贝女儿的睡裙给暴力撕开,露出里面的春光明媚,这个渣男想上演一龙双凤的戏码,可恶之极。

陈富荣不得不松口:“混蛋.不要祸害我女儿,我答应们还不行吗?快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,现在就给们转账。”

“迟了!现在我们想财色兼收.心疼女儿,舍不得她们,我能理解,那就先享用儿媳,反正她们不姓陈,是不是?”面具男转身把陈富荣两个儿媳的睡裤拔拉下来。

都到这份上了,周云凡知道到了该现身的时候,身影一闪,就到了面具男背后,咧嘴露齿。

他冷笑道:“垃圾!有点武功就可以为所欲为吧?这么急色也不怕闪了腰?陈家的高贵女人是能唾涎的?看来这个亡命徒,真不想要命了!”

面具男听到背后有人说话,吓得跳脚,急忙躲闪,闪身离开十几步远:“是谁?凭什么阻止我报仇?陈家人是我的死敌,我要报仇雪恨,有错吗?”

周云凡站在原地不动:“噢!们之间有仇?这话听起来新鲜,说有仇就仇?”

其实周云凡现身之前,施展“弹穴神针”,扎入她们的人中穴,把陈富荣的两个女儿,两个儿媳,还有他的两个儿子,全给弄醒了。

先前面具男要对她们准备施暴,全身瘫软的她们吓傻了,当周云凡现身出来后,才回过神来。这时候,陈富荣急忙恳求:“这位先生,求拿下这个歹徒,老陈家愿为做任何事!”

“陈叔,不用说得这么严肃,这些入室行凶的歹徒,就好比是一群苍蝇,拿苍蝇拍犯拍几下,拍死就是了!”

周云凡回话地同时,右手一抬,食指头微微动了一下,从下丹田的“针丸”里面,导引出一支神针,眼前一闪,刺入面具男的心口膻中穴,让他全身痉挛,四肢抽搐。

这时候,转身到陈富荣的身前,把他们夫妇俩从地毯上扶起来,搀扶到沙发上坐好。

转身看到陈富荣的两个女儿,双手撑在地毯上,想挣扎着站起来,周云凡看到她们可怜巴巴的眼神,只好快步走过去,也把她俩扶到沙发上。

至于陈富荣的两个儿媳,周云凡觉得扶她们起来有点不妥,就先把陈富荣的两个儿子弄醒,让他们去搀扶他们的老婆。

几分钟之后,倒地的十一个人,有十个恢复过来,只有陈家那个中年保镖,受伤太重,一时半会好不了,周云凡就往他嘴里塞入一颗六品““速效创伤药”,不让他继续咯血。

这时候,陈富荣走到那个面具男身前,把那个家伙脸上的面具给拔下来,他满眼疑惑,大声喝斥:“是谁?受谁指使?为什么祸害我陈家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